欢迎您北京石篆居画廊!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美文欣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浏览文章
血战钢锯岭观后感
浏览次数:43649次 更新时间:2017-01-25 12:17:54

注:此文根据《钢锯岭》配音版整理记述的,结合字幕版修正。         


                              一、英雄的军医,你如鹰展翅

电影开头出现的是钢锯岭火拼的画面,在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画面中,一名战士被炸得血肉横飞地裹挟着一团烈火抛了出去,接着是一行字幕,是这样描述的:“你听说过吗?耶和华是永恒的神,是地球的创造者,他不会厌倦于此,没人能质疑他的理解,他给与强者力量,增强弱者的能力,即使你是弱者,你会失败,但是信仰着上帝的人,上帝将赐予你力量。他们将如飞鹰一般展翅高飞,他们将奔跑,毫不退缩。他们将无所畏惧的前行……”。主人翁信仰的而力量贯穿始终。钢锯岭那种光与火、血与肉、灵魂与死亡之间挣扎的画面令人无法不再继续看下去,似乎手头再重要的工作也要放下,因为在你心里,也有一种声音在呼喊。那些英勇无畏的战士在为人类的和平浴血奋战着。


随即,画面出现的是英雄人物德斯蒙德被战友抬下火线的画面,战友急促地呼叫着:“德斯蒙德,坚持住,我们会带你离开的”。


“上帝啊,请让我再救一个、请让我再救一个生命、再救一个……”,在影片即将结束的时候出现了黑屏幕下那种厮杀的声音,似乎更加令人感到窒息,这种画面处理手法强调了一种音效,会令观众听到一种柔弱但很有力的声音,使你不会因有了画面效果而分散你倾听那生命呼唤的声音……。这种处理手法非常棒。主人翁那种救人的急迫声音在影片的高潮之处一直到结束。哦,你仿佛陷入了信仰与现实、爱与恨的的沉思。电影导演的高超之处似乎不在于巧妙地处理开头和结尾的特效,只是要强调观众去听那生命最深处的呼喊。我相信这不是卖弄美工和特效,似乎非用这种手段无以表达对那段历史英雄人物的敬意和哀悼,正如开头的无声胜有声,结尾的黑屏表达了电影人对英雄人物--戴斯蒙德军医的肃然起敬,我对于这种处理认为是圣灵的启示。


圣灵在信仰基督的人里面活出的是一种柔软而坚强的心,这在世人看来难以想象,正如那个被他拯救的中士后来回忆说:“我认为一个人的信仰都是值得珍重的,无论是在军队,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只要你有信仰,那就绝不是一个玩笑,而是最真实的。我一直试图说服他拿枪上战场,我说,如果不拿枪的话,嘿!我绝对不会跟他站在一起。但结果呢?到了最后,他反而是哪个最勇敢的人,且活下来了,到头来还是他救了我的命,这简直太讽刺了”。我想到了大卫,他说:“使这众人知道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刀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他必将你们交在我们手里(撒母耳记上 17:47 )。但一名战士,只要他去前线,就算是军医、甚至是文艺兵,不拿枪肯定是不行,但这位美国二战军医怎么就能做到赤手空拳上战场,甚至因为拒绝拿枪不服从长官的命令差点被军事法庭判决有罪。就是他漂亮的未婚妻子也未能说服他,即便是死他也不会拿枪。他是哪来的勇气?我想,他一定知道“耶和华使人得胜”的经句。他深信与大卫同在的神也必与他同在,为他而战,因为他是那么坚定地信赖耶和华。


你甚至会有同样的体会,当你因为信仰拒绝做世人喜欢做的事情时,人们都在嘲弄你、笑话你软弱无能,其实相反,这需要无比坚定毅力和勇气。事实上,这样的人比谁都坚定,因为他背后有神。若站在世人的角度,想要弄明白这个军医为何拒绝拿枪,就一定不能忽视他的成长轨迹。孩提时代什么都不怕的他们有过一段快乐的同年,尤其是男孩,或多或少都有点崇尚暴力,小时候有过格斗的经历他大概是在十岁左右,这名军医德斯蒙德.多斯和他哥哥打架,当他被他哥哥骑在身上挨揍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他哥哥的无情和血性,他被激怒了,就在他爸爸的眼皮底下拿起一块砖头朝他哥哥的脑袋砸下去,这一致命一击虽然万幸没有要了他哥哥的命,但从他惊恐、无助、忏悔、无邪的眼神里看到了孩子已经意识到杀人罪的严重性,摩西律法在埃及记2013节说:不可杀人”。他妈妈帮他重温了摩西律法,并提醒他不可忘记主的训诫之后,在德斯蒙德幼小的心灵里已经把这句话銘刻在了他的心板上了。


              二、在基督里定下美好的爱情和志向

德斯蒙德的妈妈从小就带他去教堂,他在教堂里可是个义工,已经长成一个大帅哥的他依旧一双无邪的的眼神看着这世界上的所有人。有一天,当他妈妈在教堂排练唱诗,他在擦洗窗玻璃的时候看见教堂门口发生了车祸,他一个箭步跑出去救人,随后发生了影响他一生的的决定——他要当军医。


当他在送出车祸的人去医院的时候,他看到的各色患者的狰狞痛苦的表情,也看到了天使般的医护人员慈爱言语的时候,德斯蒙德对生命的珍爱已经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然而,当戴斯蒙德的眼神和那个美丽无邪的护士的眼神碰撞的时候,爱情的火花就这样迸发了。他做出了恋爱中男孩都会做的动作,就是做一些能够和她靠的更近的事,可他还傻乎乎语无伦次地笑着说他的腰带没了,裤子老往下掉,美女护士害羞地说,腰带不在我这里……。因她是负责采血的护士,他说要抽血,这样可以和她有心灵的交通。她说你坐在那边等我……。他用欣赏的眼神望着她,她看见男孩鲜活的血液流淌在输血管道里,她的心也一下子火热起来了,戴斯蒙德继续说:“我一直梦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是没怎么上个学,”他们一开始答非所问地交流了几句后迅速回到了正式的交流,她说:“你住在哪儿?……还远着呢……没事吧……用力按着点”。虽然是简短的交流,可女孩的声音一直很温柔,男孩显然察觉到了爱情的气味,那是玫瑰刚刚绽放出来的馨香志气,只有用心的人才能闻得到。


很快,日子又过了一天,他开始打扮了,穿得一身帅气的衣服要去医院见她的心上人,在家门口亲吻了妈妈一下,他妈妈说:“穿得这么帅气,这是要去哪儿呀”,戴斯蒙德说:“昨天遇到一个人,她是医院的护士,她叫多萝茜,我要娶她”,他妈妈说:“哦,上帝啊,她知道了吗”,他说:“还没呐,不过快了”。就连一向不爱说话的他爸爸好奇地问道,你跟女孩说过话吗?体现出他是在一个保守价值观的家庭里长大的新好男孩。你知道一个进入恋爱中的男女似乎一下子回到了梦幻般的世界,好像与这个现实的世界不相干,他是那么欢快地蹦着跳着和她妈妈告别,要去见她的心上人。哦!这真是奇妙,男人自信眼神,一见钟情,注定她就是他的。我和爱人恋爱的时候,我也是有同感,见到她,我就决定了她是我的人,尽管她当时还不同意。你要相信男人的直觉,这种直觉十分准确,相信这一切出于圣灵的的引导,以至于他靠着这种引导后来真的当上了军医。


德斯蒙德他这回可是怀揣着蹦蹦直跳的心情站到了心仪的女孩面前,你知道的,一旦恋上一个女孩,男孩此时如同度日如年了,总觉得时针转的太慢,恨不得寸步不离地看着她,哪怕是远远地看着她婀娜的的身影也能止渴啊。


多萝茜说:德斯蒙德,我们不能连续两天抽你的血。男孩很幽默地说:“没关系。我来是要回我的血”,她笑着说:“恐怕我们不能就这样还给你的血”,他说:“你必须还给我”,女孩表示很惊讶!“直从那天被你扎了一针,我的心就一直狂跳,每一次想到你,它就跳的更快了”,男孩如是说道。女孩一直笑着看他,听他讲述的每一个字,猜他心里的每一个心事。最后她笑着说:“啊哈,第一次被这么搭讪,真够老套的”,男孩笑着说:“真的吗?练了一个晚上,不行,真够丢人的”……。他们就一直交谈着,一直笑着,女孩一点也不觉得男孩有点木讷。后来他们走进了影院。哦,这太有必要了,第一次和女孩去看电影,内容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孩会怎样在乎他。他就一直看着她,她边吃着男孩给她买的零食,边和她聊着天,看着周围的情侣们大胆示爱的举动,他们的心已经被感化了。男孩仍然不识趣地问一些傻乎乎的话说:动脉和静脉有什么不一样吗?……。这可是她的专业,奇怪的是,女孩已经不在乎他问的什么问题,只要他在和她说话就够了。不过,女孩也幽默地说:“我觉得你应该在家练练怎么和女孩子聊天再出来约会,嗯,呵呵……”,男孩开心地说:“这确实需要”。“有兴趣的话,我给你一本书看看”,女孩说。“关于约会”男孩惊喜地说。“关于血液的问题,嗯,呵呵……”,女孩同样幽默地回道。眼看电影已经要结束了,男孩一直欣赏地看着她,略有几秒钟的停顿,女孩微笑着问他:“你还有别的什么神秘的问题要问吗”?“没有,我觉得你是我见过最美的人”,男孩勇敢地夸赞道。“那是因为你看不清楚”,女孩说。随着电影院荧幕折射的灯光似乎更加显得女孩妩媚可爱。男孩坚定地说:“不,你就是很美”,女孩一直微笑着,当两人的目光再次对视的时候,他们的血液似乎已经流淌在一起了,女孩开始紧张起来,这种紧张就像花儿怒放时的那种张力,似乎一瞬间要打开那久闭的心扉一样……。


屏幕上的战争影片正在播放着战士凯旋的画面,这似乎并不重要,只是她们还差一个重要的防线在阻隔着这两颗热烈而激情的心。就像那暴风骤雨来临之前,有一片乌云在遮盖着,只差一个偶然的导火索,两个人心就会紧紧地在一起,燃烧着青春的激情。上帝是应当称颂的,当神赐予你的另一半的时候,似乎要让一切拦阻你们的交流的障碍都见鬼去吧,因为你们爱情的根基是建立在上帝祝福的基石上的。女孩多萝茜和德斯蒙德陶醉地走出影院的时候,惊险的一幕发生了,一辆汽车朝着女孩的方向鸣笛疾驰而过,“哦……,开车看着点路啊”!女孩吓出一身冷汗,惊恐地本能地朝着男孩身边靠过来,男孩顺势吻了女孩,两人深情地享受着这突如其来的爱情,他是那么的奇妙,这种唯美的画面在电影院就应该发生的事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导火索。然而,女孩总是比男孩先冷静下来,赶忙抽身,迅速地给了男孩一个耳光,女孩既后悔自己粗暴的举动,又心痛男孩,似乎在心里说道:我是不是打痛了你的脸?却只是一直双手紧握着自己的嘴唇,眼睛挣得大大的看着她,随即又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男孩赶忙意识到自己的非礼,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介意”,“你没问过我啊,就算我喜欢你也得先问”女孩说完又气又羞地自己走了。走了没几步远,便回头朝着他说:“你来吗”?男孩正要迫不及待地过去,却发现差点被疾驰而来的车撞上,女孩再次发出惊恐的表情看着她,相信两个相爱人的心已经凝聚在一起了。爱情的约定就这样悄悄地进行着。


             三、男儿怀揣着美丽的祝福为国出征

一个“纯洁”而富有坚定信仰的男人背后有一位笃信基督的家庭,信仰和他的价值观有着直接联系。我这里用到了“纯洁”一词来形容男人有点特殊,但因他对主耶稣的爱是那样地单纯、仰望和依靠。我们可以说,这是一个多么值得信赖的男人啊。然而,好斗的哥哥似乎并未信仰耶稣,他和我们国家大多数青年一样,有一股满脑子的爱国情怀,时值战争年代(由于日军偷袭珍珠港美军被卷入战争),哪个男儿不参军?因此他哥哥率先穿上了军装。就在他哥哥穿上军装的那天晚上,他父亲表现出异常惊讶和愤怒,他和他哥哥看到了父亲的眼泪,他父亲说:“……他的军装有多难看,别让我看到你”,一名参与一战的的老兵,他们的父亲,在看到儿子的军装就想起了他的老战友,“背部中枪,肠子都出来了,弄得到处都是”,相信一个富有情感的男人见到这一幕都会是终身难忘的恐惧和痛苦,他一定不再喜欢战争,我们还记得影片开头的画面吗?战士们踩踏着战友和敌军的尸体向前冲,那种前赴后继的英勇无畏的精神背后可是流不尽的英雄泪。你知道的,与你并肩作战的战友倒下,你不能去搀扶他,因为敌军的火力随时要了你的命。德斯蒙德看到父亲的眼泪,把这一切记在了心里……。


德斯蒙德富有那个时代男孩同样的思想和爱国热情,他在奋力阅读,追求进步思想。他知道,身为男儿,不能自己在享受着平安的环境,却让别人去为他战斗,这就是地道的美国人的胸怀,当他把参军的消息告诉他的恋人的时候,他的女朋友完全不能理解,因为她知道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说,她生气了,他追上去,男孩又犯傻了,他不知道战场瞬息万变,每个人都无法确保自己会活着回来,他应该先向她求婚,但男人也许不会这么想,觉得求婚这件重要的事也应该是男儿凯旋归来日呀,但站在一个真心以身相许的纯情的姑娘来说,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应该在上战场之前向她求婚。这也许是男女差别之一吧。所以多萝茜说:“你为什么不向我求婚,满脸流着泪地望着傻乎乎的……”,什么时候(结婚)?德斯蒙德问,“等你第一次休假回来,但是我现在还不想理你”多萝茜说。他们的婚姻大事就这样私定终身了。


该轮到他了,他来到父亲常去的烈士墓地找寻父亲,以为他妈妈知道他来这。德斯蒙德准备好面对父亲的愤怒。他父亲指着他战友的墓地说:“我不想下次来到这里看我的儿子……。你不是其他人,你没有能力活下来……只有我们这群傻瓜”。他父亲再次老泪纵横地吼叫着。作为父亲的我现在也有一些体会了,当你好不容易从噩梦般的地狱走过来的的时候,你甘心让孩子重走你的老路吗?无论父亲如何伤心愤怒,男儿志在四方,似乎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就连她的未婚妻子都无法拦阻。


多萝茜和德斯蒙德在告别前的那一幕实在是感人泪下。女孩和男孩深深吻别,女孩给男孩唯一的信物就是《圣经》,嘱咐他的白马王子,你要把它放在胸前,“就像我陪着你”。因为她深信,只有耶稣能保守他的王子能平安地归来。


              四、当信仰和工作冲突时你会选择谁

新兵投入战斗之前都是要练兵,美国军队向来是号称世界上打不垮的军队,这和他们的魔鬼训练是分不开的。问题很快就来了,德斯蒙德拒绝拿枪,在军队,这等于是直接违抗命令,结果就是当逃兵处置,逃兵的下场就是要送军事法庭接受审判,但这些都改变不了德斯蒙德拒绝拿枪,他的主意已经坚定,他知道在主面前发过的誓愿是不能撕毁的,作为男儿,言而有信,任何人不能改变。我欣赏这样的男儿,但在军营里,大家都把他当着神经病、傻瓜,懦弱,他的长官向他训话说:“美国士兵是不会犯错误的,也就是说,不会有问题,如果有问题,那就是你有问题,直接被长官宣布他拒绝服兵役”,负责领导他的中士在训练拿枪之前向战友们宣布:“他就是列兵.德斯蒙德.多斯,他是一个拒服兵役者,他不会使用武力、不崇尚武力、甚至不会屈尊碰一下枪都是不可以,上了战场,别指望他在战场上救你们,因为这样的话,他肯定跟他的良心作斗争,……我们上战场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女人和孩子,即使是所谓的信仰所以我希望你们在这个连队短暂的军营里都给予他应得的尊重……”,但是这样的裁定,对德斯蒙德来说可是天大的侮辱。后来他用行动践行了他对上帝的诺言,他的战友也因此看到了一个战士是如何凭借他的信仰活出刚强的生命。无人不为之动容。


基督徒在融入军营生活后,在坚持立场上似乎比世人更加艰难,尤其是一名安息日复临会的基督徒,礼拜六不能工作,必须休息。他在军营里遭遇战友的挑战可见一斑,剧作家没忘记刻画了这样一个细节,叫我们知道他是如何维护他的信仰的。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战友抢过他的 圣经,那可是他的未婚妻给他的,对于德斯蒙德来说,可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这完全会激怒他。然而他的战友说:“圣经叫你把另一边脸凑过来”(……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太福音5:39)。话音刚落,拳头已经打在了他的右边脸上了,他没有还手。“我觉得这不是宗教信仰问题,兄弟”战友如是说着,其他人戏虐着说:“我看他就是个懦夫,就这么简单”,“对吗多斯”?他仍旧紧握拳头,叫着他的名字,手里拿着他女朋友的照片,仍旧戏虐着,他坚定地说:“把他换给我”,德斯蒙德坚定地说。那个战友继续挑衅地说:“求我呀”……。他竟然一连多次地求着他说:“求你把他还给我”。眼里透着坚毅而咄咄逼人的目光,这似乎令战友惧怕起来,还给他了。


第二天,在接受最高长官的问讯之后,最高长官显然很理解作为一名基督徒坚守信仰的重要性,长官首先问他说:“是上帝在和你说话吗”?德斯蒙德仍旧将他自己的立场复述了一遍,长官说:“作为一名合格的基督徒,要明白我们面对的是撒旦,只是大多数人理解为不要谋杀,因为战场的情况会完全不一样”。这似乎很能说服人,但德斯蒙德坚持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约13:34)。他知道听命于上帝,不会服从与真理相悖的命令,包括他的上司。耶稣基督在撒旦面前不是用武力战胜它,而是爱,因为爱能使罪人悔改、魔鬼惧怕。主耶稣的爱就是最强大的武器。最后长官宣布:“他的宗教信仰虽然独特,但不足以构成第八条,你不能赶走他。”,即便如此,下面的士官依旧拒绝执行长官的旨意,仍有想找机会除掉他的想法。


军营里的战士们长期面对死亡和杀戮,他们都充满了血腥的疯狂,甚至一个小小的处罚就是导致整个连队徒步20英里的训练,谁也不许倒下。但一到晚上,他们的情欲要想得到宣泄,同性之间互相殴打出气。似乎看谁不顺眼就揍谁,一天夜里,他们几个战友联合起来揍了他一顿,脸上打得鼻青脸肿,面对中士官的询问谁揍了你,他显示出绝不会出卖战友的坚定意志,这一点似乎有点令中士钦佩了,正常人,难以理解军营,但军营里的生活就是个例外。但接下来的一个意外令列兵.多斯大为痛苦,因为他按照最高长官的命令,“只要完成其他所有项目的训练就可以依照惯例休假”,然而,他提前出色地完成了,但下属士官决议赶走他,因此,省略了“其他”这个模棱两可的词,使得下属士官可以直接向他下达拿枪命令,造成他在战场直接拒绝服从命令的罪行。因为抗命者轻则蹲监狱,重则死罪。列兵多斯流下了眼泪,摇着头说:“我做不到”。因此,要把他送军事法庭,看来这回凶多吉少啊。


就在他的家乡,未婚妻按照他休假约定时间在教堂穿戴好了漂亮的婚纱,等着新郎的到来,但是她的新郎爽约了……。多萝茜面对牧师的质疑,她说:“有些男人会,但他不会退缩”。爱情的直觉告诉她,她的男人不会退缩,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问题,甚至不测……,她很担心,要立刻飞到军营去见他,要知道这一切究竟发生了什么,使他的男人没有出现在期待已久的婚礼上。


          五、当信仰遭遇严重摧残,你还能坚持吗

他的价值观在饱受着摧残和折磨,他第一次在监狱里面对四面空墙发了疯似的挥舞着拳头,发泄着自己心头积压已久羞辱和怒火。他的连队指挥官竟然假惺惺地同情他,说:“我和你一样也相信这本书,但问题是你所珍视的(信仰)都饱受摧残,你该怎么办”?他说:“我不知道,我回答不了你这么深刻的问题”。指挥官接着说:“可是,牺牲是赢不了战争的,我来是不想你烂在牢房里,认罪吧,想办法让法庭同情你,没准他们能放你回家祈祷,让勇敢的人去赢得战争……。你不听我的劝,就听听她的吧”,接着,她的未婚妻出现在他面前,她的话语让他泪流满面,因为她说:“放下你的骄傲,你的意愿不是主的意愿”。德斯蒙德骄傲吗?他在反复问自己,我骄傲吗?我怎么是骄傲,他接着说了一句她也无法反驳的问题,他说:“如果我不能坚守自己的信仰,我不知道我怎么才能活下去,怎么才能与你共度一生,我希望在你眼中我是最好的我……”。


在军事法庭,他要求做无罪辩护,这改变了有罪辩护的初衷,他在法官面前,坚定有力地陈述了他违抗命令的理由,他说到当珍珠港遭遇日军袭击之后,所有人都愿意上战场,甚至他们那里有一个人因为体检不合格而自杀了。他作为这个国家的一员,参军,是他责无旁贷的事,他接着说:我有精力,有热情奔赴前线,做一名医疗兵,我要和大家承担同样的义务,只是当有人在夺取生命的时候,我要拯救生命,这个世界正在分裂、瓦解,我只想把他一点一点地拼凑起来,这难道是错吗?……。他的慷慨激昂的演说似乎打动了法官,打动了所有在场的军官。审判官几乎是软化了立场,这个时候他的父亲不顾一切拦阻地冲进来了,穿着一战的军服,手里拿着一封信,带着荣誉勋章出现在法官面前,出现在他儿子面前,这让他十分意外。


他的父亲面对昔日的战友,只顾自己说着为儿子申辩的理由,事实上正如他说的那样:事情真的是这样吗?你为这个国家而战,失去了那么多宝贵的东西,然后就这样一了百了,已经没人认得你的制服了?所以你无权发言(第二人称)?审判官问道:“参加过里昂战役”。是的长官;“两次被授勋”?是的长官;“我想你是这位列兵的父亲吧”?是的长官,我叫托马.斯多斯。标准的军人气质,标准的军人答问方式。他接着说;“长官,我知道法律,我也知道我儿子会受到这些法律的保护,他们是以我们的宪法为基础的,我和他一样相信法律,这也是为什么我去战场上捍卫这些法律,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如果它不是那样的话,我都不知道当时我是在为什么而战,长官”。谢谢你多斯下士,审判官尊敬地这样称呼一个退役的一战老兵、一个老战友,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把信给我吧,你必须离开”,这是为了维护法庭的尊严。


父亲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儿子,恋恋不舍地走开了,他给审判官的一封信并非是说情,甚至贿赂,信上是这么写的:“被告作为拒服兵役者的权利受到国会法律的保护,他不能被强制放弃那些权利,包括在本案中,包括他所享受在本案中不服从携带武器命令的权力……”,宣读完之后,所有人对联邦政府法律的敬畏迫使公诉人(直接命令他拿枪的下级军官)起身脱帽说:我撤回起诉,长官。审判官说:“那就可以结案啦”。审判官继续宣告说:“列宾多斯,你可以不用携带武器踏入那地狱般的战场,你可以继续履行职责,成为一名战地医疗兵。”


随着审判官宣读完审判结果,一声惊堂木令响,这一场惊心动魄的辩护案件宣告结束。这是美国宪法的获胜,而不是他父亲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现实就这样无情。在人的私欲驱动下,宪法在他眼里似乎早已抛到脑后,在那位下达命令的指挥官眼里只知道他的尊严受到忽视,此时此刻,宪法在他眼里变成了只有下级服从上级命令的专制工具,似乎永远都没有长官的不对,就连法官都几乎忘记了宪法赋予每个人享有的自由权利神圣而不可侵犯。说到这里,我很感慨,德斯蒙德有一位如此优秀的父亲,平时看上去少言寡语的父亲竟然有如此出色的辩护能力,他依靠什么救了自己的儿子呢?上帝赋予人生而平等地享受自由的权利!


是的,法律赋予的权利就是人的自由权,你可以选择死,也可以选择生,没有什么对与错。若果有人干涉你的这些权利就是在践踏法律,正如二战中的日本军队一样,他们正在践踏几乎是世界上所有人选择和平的权利。德斯蒙德所在的美军连队指挥官信心满满地向着新兵们宣告,前面就是“钢锯岭,我们拿下钢锯岭就等于拿下整个日本……”,但面对高耸云天、酷似像钢铜墙板一样的悬崖般的天堑屏障,有谁能跨越?向来骁勇善战的美军连续发起了六次冲锋,几乎都全军覆没了。当他们所在的连队指挥官来到山顶脚下研究如何攻克钢锯岭上敌方碉堡的时候,最有效的打击方式就是命令美国海军为陆军冲锋发动海上一连串的炮火轰炸。此时的钢锯岭已经硝烟弥漫,一片火海。美军乘着海上火力的猛烈支援,他们已经悄悄翻越了钢锯岭,一场生死战斗即将打响。


                六、在死亡线上的的拯救,你所信的是真神

战士们踏着炸的面目全非的日军的尸体冲锋着,甚至有的没有死的日军在做顽强的搏斗,后续支援的日军也相继猛扑过来,钢锯岭已经是一片血海硝烟的地狱。拿下钢锯岭战役最大的障碍似乎并非钢锯岭,而是日军那坚不可摧的碉堡,美军最后攻下钢锯岭,战士伤亡惨重,可为代价高昂,但战争前线始终有一个人在穿梭着救人,在一直说着一句话,“没事的,你会没事的”。天色已经黑了,这时指挥官一再下达命令,不许轻举妄动,保存实力,轮番出击,凡是不说英语的格杀勿论,一个战士回答说:“也包括多斯吗”,“尤其是他”指挥官肯定地说着。


美军利用黑夜,命令各自找好掩体休息,德斯蒙德竟和那个欺凌他的战友在同一战壕里,在夜色的掩护下聊着小时候的记忆,人就是这么奇怪,战争生死存亡的时候,彼此再大的矛盾也比不过战友并肩作战的情义,因为那是生死之交。藉着夜色中远处一抹火光,他不忘记打开圣经,看一眼新婚的妻子的照片作的书签,心里的喜乐和幸福感舒展在他的眉宇间,仿佛在地如同在天一样地美好。他们开始陷入儿时的记忆,他说:“在我心里,已经杀过人了”。他差点打死他哥哥。还有一次,为了捍卫他妈妈不被爸爸欺负,为了迅速制服爸爸不再打妈妈,顺手拿起了枪,对准了爸爸,似乎随时都会要了他爸爸的命,直到他爸爸退缩了,放弃进攻了,他才放下枪。也许这个儿时的记忆是促使他不再拿枪的缘由了,他知道恩怨情仇似乎难以用暴力来化解,唯独耶稣基督的爱,除此外,别无拯救……。他已俨然成为一名随时准备牺牲的合格的战士,月光下,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喜乐,因他心里没有惧怕,他清楚的知道上帝与他同在。


战争很快进入白日化阶段,德斯蒙德四处奔走在枪林弹雨之间,关注着战友的情况,只要看见有倒下的战友,他一定要冒死前去抢救,他说过,他已经做好了为战士牺牲的准备。生命,在这个时刻似乎不分彼此谁更强大,只有信仰上帝的德斯蒙德一直相信 神与他同在,他总是能够有力量和机智把受伤的战友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在最艰难的时候,我看到他在用绳子绑住战友的身体,然后把绳子的另一端绑在自己身上,就这样匍匐前进,直到把战友转移出去,最难的是他要避开敌军战火把战友捆好,用绳子把战友顺着悬崖顺下去,这样可以迅速转移到美军的大本营。


战争的残酷几乎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只见一个日本兵倒在血泊里已经不行了,发现身边飞来一个即将爆炸的炸弹,他就立即抓住炸弹,拽住一个美军士兵,两个人就这样歇斯底里地彼此对视着、大喊着、挣扎着,结果在一声爆炸中,二人被炸得尸体横飞魄外。日本人的顽强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美军士兵。美军就这样在大撤退中伤亡惨重。


美军再次在海上向钢锯岭发射猛烈的炮火掩护,给陆军迅速撤退提供了有力的帮助,但日军的顽强可谓一直打不败的军队,他们就是一支邪恶的魔鬼军队。


那个晚上和德斯蒙德一起在同一战壕的战友,曾经讽刺他、扇他耳光的战友在战火中倒下了,德斯蒙德上去救他,他拒绝援救,主张把生的希望留给其他战士,但德斯蒙德给他注射一针吗啡之后扛起他就往后方撤退,扛着一个大个子要多艰难有多艰难啊,但他做到了,他和他的另一名战友把他安全转移了。到了悬崖边,他也感到无助了,看着倒下的战友,他哭了,但很快,听到战友救助伤员的部队赶到了,他又被振作起来,戴上钢盔冲进炮火寻找援助,他找到了运送伤员的车队,把大批伤员转运出去,但很多伤员还是要从悬崖用绳子滑下去,这样的救援工作十分艰难,但这似乎又是唯一的退路,因为他们冲锋上钢锯岭就是这个断头崖。


“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有我在,你会没事的,你行的,坚持住……”,德斯蒙德一直用这样简单重复的话语安慰着一个个伤员,其实他自己早已是一名需要救助的伤员了。有一个士兵严重受伤,他用绳子把他和他捆绑在一起向悬崖绳梯滑下去,他在悬崖顶端一直在咬着牙往下放绳子,一点一点地把战友放下去。每一秒钟都是那么地漫长,那么地沉重,似乎随时都有失手的可能。


号称战无不胜的美军已经溃不成军了,但最后还是美军的核武器制服了日军疯狂吞吃着人类的脚步,他们向全世界举起了投降的手,竖起了白旗。谁能想到美军曾经的宿敌今日成为日军的同盟军,历史有时候真是开了个大的玩笑。


美军接到情报,日军重新在钢锯岭开始发起全面的扫荡,只要见到美军伤员,格杀勿论,他们不会放过已经是奄奄一息的美军士兵,就在德斯蒙德把另一个伤员和战友抬出去再回来的时候,发现前方好几个日军排成一排进行地毯式的搜索,生死已经命悬一线,这个时候他不仅要活下去,还想继续搜寻受伤的战友,德斯蒙德正在躲避日军的同时思想如何脱身的策略,正当这时,他发现有一名战士正在那里挣扎,他就迅速滚过去,机智地用双手挖土把战士掩埋起来,只露出鼻孔呼吸,然后自己再躲开,又顺势抓住一个战士的尸体做掩体,趴在尸体下面一动也不动,已经走过去的日军似乎发现了他,便有退了回来朝着他背上的尸体连轧两刀未见动静才罢休,他也就侥幸地混过去了这一鬼门关,便迅速徒手抛开砂砾掩藏下的战友,拖着战友的脚顺着扫荡日军的后方撤退。又一次成功地救出了一名战友。但当他被日军发现的时候是在地下水洞里。他藉着掩体躲到一个地下水洞里,日军很快也追进来了,没想到被洞里躲避战火的日军坐立的、死不瞑目的尸体吓坏了,但很快发现是死的就迅速向洞的深处躲避,此时他又发现了好几个美军伤病,德斯蒙德说:“吗啡,管用的……你安全了,你安全了……”,要知道这简短几句话对患难中的帮助是多么巨大吗?困境中的战友们都相信这位背后有上帝的德斯蒙德一定会救他们出去……。


就是那个断头崖,藉着生命的绳梯,德斯蒙德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将战友一个又一个地顺着悬崖将战士滑下去。已经难以为继的德斯蒙德一直在呼求说:“上帝啊,求求你,请让我再救一个……”就在医疗队和部队停止一切努力,结束了这场战役的时候,人们都以为钢锯岭上的官兵都全部撤离,长官看着最后运回来的伤员问这些人都是哪来的,有一个士兵回复长官说:“有一个神经病,在钢锯岭把这些伤员一个个送下来的,还送下来两个日本兵”。战争对于没能及时撤退的伤员来说,似乎被死亡了,他们不会花费力气,或冒着风险再去搜寻伤员,这就是战争,有许多本不该牺牲的生命为此做出牺牲,但德斯蒙德在生命最艰难时刻,他徒手救出6条命,在一名敬畏生命的战地医疗兵的心里,生命似乎不分敌我,即便是日本人,他也要救。因为他的职责就是“当别人夺取生命的时候,我要拯救生命……”。


电影进入尾声了,画面一直播放着德斯蒙德救人的那些安慰战友的宝贵的话语,此时,只见当时劝他伏法的指挥官走过来看他的时候,他安详的蜷缩在那里手捧着圣经,指挥官显然是来向他道歉的,向他送上一个军人应该有的敬意,是的,因为他比谁都坚强、比谁都英勇,他不仅万幸活下来了,而且还救了六名战士的命。最后部队集合的时候,长官说,这些都是谁干的?有人说是豪尔和多斯一起干的,有的说,不对,是多斯一个人干的。对,是哪个“胆小鬼”,战士们彼此议论着,显然,长官们都对列兵.德斯蒙德.多斯另眼相看、肃然起敬了。因为他不拿枪,在列队集体默哀的时候,他羞愧地站到了队伍外面,背对着大部队,脱帽向着钢锯岭牺牲的战友,似乎在默默地祈祷。等候长官的再次发落……。


          七、你的神就是我的神,我们因你而骄傲

战争再次打响,美军对于这场战役是志在必得。当部队修整完之后,被激怒的美军再次向钢锯岭发起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进攻,在强力密集的火力掩护下,一名美军士兵匍匐着前进,一点一点地逼近日军碉堡,将一枚重磅炸弹愣是塞进了日军的堡垒,随着一声巨响,最终炸毁日军最后的防线--堡垒。就在日军举起白旗之后仍旧持续了一阵激烈的战斗,可谓完全失去人性的战争酿造了一场人间地狱般的灾难,战场就如 圣经所描述的那种充满硫磺的火湖一样地残酷(启21:8)。但这一次,德斯蒙德.多斯被作为伤员抬下了火线,他躺在担架上手握装有圣经的右边口袋,战友意识到他似乎在找寻 圣经,是他的战友帮他捡起了圣经,把他“心爱的”交还给他。他用坚定地信仰和基督耶稣的爱得到的是全连士官的尊重,就是那位曾经羞辱过他的战友,曾经和他在同一个战壕里过夜的战友频繁而急促地用他经常安慰战士的话语安慰他,“没事的,多斯,我们一定会把你带下去,你会没事的……”。他的连队指挥官用欣慰的目光注视着他,似乎在给他打气。他们尽一切努力,把这位战地医疗兵抬下火线,把他顺着索道,沿着悬崖滑下钢锯岭,摄影师用了一个大大的镜头把他在索道滑行的镜头放大,再放大,他躺在担架上心里充满喜乐。在阳光的折射下,他显得那么地伟大,看上去,仿佛他从云端缓缓而来,多像一名圣洁的而天使从天而降啊!……。


最后我想以他们所在连队最高长官的回忆结束这次的叙述,因为这很有力的声音我们都不能忽视:“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弱小的孩子,并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对这个国家的贡献比任何人都要多”、“我这辈子,对其他人从来没有过这么深的误解,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原谅我”。这些话语的背后播放着德斯蒙德接受杜鲁门总统为他授予国会荣誉勋章时的画面和他与妻子重逢的画面等等……,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地令人欣慰和感人涕下。最后出现了白发苍苍的他在口述这段历史的画面,和一个个耸立着汉白玉石镌刻的墓碑,那上面铭记的是牺牲的战士们。但他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了,他和他爸爸当年一样,会经常来看望“战友们”,和他们说说话。


“明天我们要重登钢锯岭我预感明天就是你的安息日,这里大多数人都不理解你的信仰,但是他们知道,你的信仰有多坚定。你在钢锯岭所做的一切就是个神迹,他们都希望,像你一样,如果没有你,他们不愿再上钢锯岭”。


那段钢锯岭战役,已经不知道美军发动的是第几次进攻了,只见结尾处,画面传来一个指挥官命令的声音,是那么地急促,“你们还在磨蹭什么呢?十分钟之前你们就应该进攻了”?有个长官回应道:“我们在等,长官”?在等什么呢?话筒那边的声音依旧如此不耐烦,“在等列兵多斯在为他们祈祷”,话筒里没有再催促的声音了……。


“我们该应战了…………”。因为,将士们都知道,义人的祷告是满有功效的。

             

                                   2017年1月20日于 心堂


——谨以此文献给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资料阅读:http://www.zgaxr.com/Item/128143.aspx



【首页】  【返回】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十一号二层1358号  电话:010-8868 2121  QQ:1024613974 Email: jijuzhe1973@126.com
版权所有:北京市石篆居画廊有限公司 京ICP备 1401960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