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北京石篆居画廊!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美文欣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浏览文章
世界媒体对“我是不是查理”的表态值得思考
浏览次数:47073次 更新时间:2015-01-16 14:28:49

世界媒体对“我是不是查理”的表态值得思考

 撰文:李文进

 

近日来,世界主要媒体对一月七号发生在法国巴黎的恐怖袭击事件纷纷进行谴责和声援,奥朗德抓住时机表现自我,邀请世界主要国家政要到法国举行反恐大游行,法国前总统,奥朗德的政治对手萨科齐也在游行之列。共370万人参与,40余国政要挽臂前行。奥朗德表示“今天,巴黎是世界反恐首都”。随之而来的一件新闻事件就是,奥巴马没有亲自到场声援,却被自己的白宫发言人坦诚——这是一个错误。

人们不要忘记,反恐的中心一直在中东地区、在伊拉克、在叙利亚、在阿富汗等地。奥朗德高喊:“巴黎是世界反恐的首都”只能是继续惹火烧身。不过,真正的恐怖主义源头应该是在美国,自美国911以来,其对外武力干预的外交政策使中东地区国家长期处于动荡不安,妇女和儿童的生命得不到保障,人们没有安全感。随着“阿拉伯之春”运动的兴起,拉登死了。但似乎又有比拉登跟强势的拉登起来了,甚至将会有更多的拉登起来,你几乎无法相信美国的反恐会有前途。现在是时候可以证明反恐以失败告终,因为民主没有在那里生根发芽。当这一切彻底惹恼了中东的激进的宗教徒之后,一些以捍卫真主安拉和先知穆罕默德的极端组织揭竿而起。据说,那几名成功袭击《查理周刊》的蒙面人事后高喊为真主报仇的口号就是足以证明。

     宗教极端恐怖主义要不要反对,答案是肯定的,但我们的方法完全错误,还以《查理周刊》事件为例,西方国家将其视为法国版的“911”,这意味着人们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然而《查理周刊》被列入恐怖主义打击名单是西方国家情报机构早已掌握的事情,但还是难免灾难发生。这就像人们所知道的那样:贼什么时候来偷你是完全不知道的,尽管你知道这几天要遭贼,但你仍旧难以防范。因此,人们是时候该思考对于打击恐怖主义的策略了,比如,如果你愚蠢到连死都不怕的话,就像查理周刊的主编所说那样:我宁愿站着死去,也不愿跪着活着。这话不假,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以侮辱的方式去攻击诋毁别人的宗教信仰和宗教价值观,若举几个例子来说明一下他们所做的有多么过分就知道,例如:“2012年,一部名为《穆斯林的无知》的电影在youtube上流传而激怒穆斯林,《查理周刊》在这一时期刊发了一系列漫画,其中一幅显示,穆罕默德光着身子跪在地上,屁股上画着一颗五角星,漫画的标语是“一个新星诞生了”。在另一幅画中,穆罕默德正躺在床上被拍摄,旁白是:“我的屁股,你喜欢我的屁股”(摘自邱曼思,詹佳佳《〈查理周刊〉为什么会惹怒恐怖分子》)。这已经是赤裸裸的攻击,丝毫没有体现艺术的高雅和西方社会所奉行的“平等”价值观。

    当然,应当承认《查理周刊》主编夏尔伯所说的那样:“称攻击者们‘极端愚蠢’,根本不知道伊斯兰教是什么”,还称他们是“背叛自己宗教的白痴”。那些极端宗教主义者是不是“背叛自己宗教的白痴”应该不是夏尔伯要管的事情,殊不知,《查理周刊》的夏尔伯主编以粗俗漏骨的批判和侮辱是不是也在“背叛普世价值观的白痴”呢?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核心就是“自由”,任何人的信仰自由是不可以冒犯的。夏伯尔的无知行为就像一个孩子在捅了马蜂窝,之后的下场就是所有蜂子群起而攻之的下场。西方激进式的反恐对付激进的恐怖主义几乎可以说将会酿成更多的触碰人类文明底线的悲剧发生,而恐怖主义并不像奥巴马说的那样,“我们更安全了”。笔者认为,打赢恐怖主义这场跨世纪的大战需要冷静思考自己的反恐政策,我们对于暴徒,尤其是对付极端宗教主义者,用侮辱和诋毁宗教的方式是不是超越了言论自由的边界,就像一名敬虔的基督徒,大家都不会认为这有什么问题,突然于一个无知的人在用侮辱的言论攻击救世主耶稣,结果会怎样?虽然温和的基督教徒不会用以牙还牙的方式报复对方,但一定会遭到抵制,这同样被认为是一种不蒙祝福的无知行为。

罪恶必须得到遏制,不负责任的言论和粗暴干涉主义也必须停止,发表在2015年1月16号的《参考消息》有一篇题为《中东国家批评〈沙尔利周刊〉新漫画》一文里,土耳其的总理达武特奥卢先生说:“言论自由并不意味着可以随意侮辱他人,……我们不容许对先知的侮辱”我们不仅不能原谅极端宗教主义的血腥袭击,也不能允许像《查理周刊》那样任性地讽刺和侮辱一切,对伊斯兰教的讽刺和侮辱行为不但无法得到伊斯兰民族的原谅,更不能得到基督教人士的原谅,《查理周刊》对基督教文明的讽刺简直就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查理周刊》其中有一期体题为《婴儿耶稣的真实故事》的漫画说明是这样的:“你们的牧师没敢告诉你们的事就在这本《新福音书》里。你们还不知道吧,婴儿耶稣是‘罪恶之子’,是给人带来苦难的撒旦,是虚伪的信仰治疗者,是儿童杀手,是极度活跃的孩子王,他折磨他的老师们,是先知的学徒,这些你们知道吗”?在这里我要说一句,夏尔伯是“背叛自己良知的白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知、狂傲分子,是彻头彻尾的撒旦。一些不负责任的任性的犯罪行为必须得到遏制,就像法国禁止以任何形式讽刺诋毁戴高乐一样。然而,笔者认为:有些伦理道德和宗教层面的犯罪与杀戮无需人类的武器来消灭,而是来自哪自有永有的全能者的审判,看看讽刺着的下场吧!

值得赞赏的是,素有敬畏上帝的美国主流媒体集体反思和抵制所发出的“我们不是查理”的口号。这不是怯懦者的行为,这是是非的分界线,这是维护普世价值观的行为,也是对宗教心存敬畏的行为,是对“我是《查理》”表态所说的“不”字。其实奥巴马不必说:我错了,应该说:我有我的立场,我的立场就是捍卫真理,而不是纵容犯罪。

对于如何抗议袭击《查理周刊》的暴徒,我们真的应该冷静地展开世界范围的大讨论,而不是简单粗暴地处理,哦,世界各国政要齐聚巴黎,就是要说:我们不畏惧。不、不是这样的,我们对于犯罪分子要绳之以法,对于我们媒体所秉持的错误立场的行为也应该得到遏制和自省……。如果继续奉行错误的媒体价值观,笔者认为:这只能是继续支持伊斯兰国等宗教极端主义行为,对于反恐是在帮倒忙。


                  

                                                       2015年1月14日于  心堂




【首页】  【返回】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十一号二层1358号  电话:010-8868 2121  QQ:1024613974 Email: jijuzhe1973@126.com
版权所有:北京市石篆居画廊有限公司 京ICP备 1401960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