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北京石篆居画廊!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美文欣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浏览文章
在那乡野寒夜舞动的火炬
浏览次数:56330次 更新时间:2014-10-07 17:19:45



在那乡野寒夜舞动的火炬 


撰文:李文进


下班回家时在院里看见一对年轻夫妇拿着智能手机的手电筒在照亮脚下的路,其实小区里有路灯并不太黑,心里觉得她们未免有些矫情,这让我想起20多年前的一件往事。实际上和这件事也没什么联系,不知怎么就勾起我对一段往事的回忆!

     事情的原由已经模糊了,但那团在乡野寒夜舞动的火炬的场景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埋藏在我的心间20多年了,总有一种想说出来的感觉。

那天晚上,我爸爸也是出于害怕走夜路,叫上我,陪着他去找我哥哥。哥哥当时跟着一位在距离我家很远的一个乡村的泥瓦匠师傅学手艺,由于没有自行车要步行大约十几里山路才能到他家,但那时候我们步行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啦。爸爸向来走路很快,他快步走路有个特点,迈小步,速度快,从背后看上去,有些屁股一扭一扭的感觉。我当时大概16岁的样子,一路小跑地走路才能跟上父亲。那时正值仲冬的夜晚,天气有些寒冷,因为要快步赶路,后背都在流汗。不知为什么,我们快要到哥哥师傅家的时候父亲越走越快,近乎于跑步,我在后面跟着跑的有些精疲力尽了,正心生狐疑,应该越走越慢才对,为何父亲反倒越走越快呢?当我抬眼望去,吓我一跳!前方有一团火在走动。

父亲看上去是朝着那个神秘的、移动的火团追赶去的,我虽很害怕,却不敢吭声,但我隐约感觉到父亲在追赶那火团时心里有些情绪激动,大约在离那团火还有几米远的距离的时候,只听见父亲猛地喊一声“毛欢”的时候(我哥哥的乳名),那团火停住了。当时我很激动,才确定爸爸追赶的不是鬼是人,似乎那团神秘的火团霎那间已经转化成哥哥的摸样站立在我们面前似的,哥哥肩背工具包,一手举着火把,看上去很瘦弱的样子,他每天下班后不能回家反倒要回比家更远的师傅家,这对当时的我来讲已经是一件不能理解的事情,为什么拜师学艺要天天住在一个缺乏爱爱的师傅家呢?显然觉得哥哥在他师傅家受苦了,父亲心痛地看着儿子似乎泪水在眼眶里转动,我大概能够用心感受到父亲的心痛,毕竟找的这个师傅是父亲自己托人找的,此时此刻在我爸爸心里也许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但也无奈,儿子没念书,学个手艺应该是正当的考虑,因为经常听爸爸说:“良田万顷,不如薄艺随身”,显示出学手艺的重要性。

据说那个老师傅远近有名,我也见过他的手艺,就是善于垒土砖墙,但那时候现代化的楼房已经在县城和一些有钱人家里开始一栋一栋地树立起来了,显然要不了十年,农村里的土砖建筑工艺将不再被看好。

不多一会,我随着爸爸和哥哥到了他师傅家,那天晚上只见他师母和几个孩子在家,他师傅还没回来,显然哥哥那一天是在被派往另一处工地干活,并不是天天跟随他师傅的身边学艺。我父亲当时在和哥哥的师母谈点事,具体内容不记得,只见哥哥刚回到他师傅家赶紧着拿起菜刀在帮他师母剁猪菜,因为我们老家喂猪的时候,白菜叶子必须要剁成碎碎的样子才能喂猪。在我眼里感觉哥哥像个佣人,他师傅家里什么活都要干,包括农忙季节帮忙收割水稻和很多超体力的杂活,哥哥学艺三年,家里的活反倒没法帮上忙。妈妈显然也因为心疼儿子有些不情愿,但是哥哥还是很争气,后来成了家乡远近文明的大师傅,后来城里的现代化楼房建筑工艺他也自学学会了。

如今父亲早已步入老年,我长期客居京华,哥哥还在老家工作。也许是离家日子越久越思念家乡的缘故吧。记录这样一段往事对我来说很有意义。也许我哥哥自己早已忘记了,为什么我一直记得?连我也不清楚……。

 

                                                2014106日子夜于 心堂


 





原文阅读:http://ah.people.com.cn/n/2014/0701/c363541-21553836-6.html



【首页】  【返回】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十一号二层1358号  电话:010-8868 2121  QQ:1024613974 Email: jijuzhe1973@126.com
版权所有:北京市石篆居画廊有限公司 京ICP备 1401960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