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北京石篆居画廊!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美文欣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浏览文章
画坛忆旧 ——怀念吴光宇先生
浏览次数:52943次 更新时间:2014-09-15 11:36:54


 

画坛忆旧

——怀念吴光宇先生


                                       ■撰文:傅洵


吴光宇简历

1908.6.5-1970.11.21原籍浙江绍兴,生于北京1924年毕业于北京汇文中学。早年受伯父吴镜汀影响,习山水画。后转攻人物画,师从徐燕孙。1926年参加中国画学研究会,为助教。后任教于京华美术学院、北平艺术专科学校。1957年聘为北京画院画师。六十年代,曾于河北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授课。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擅长工笔人物画。兴趣广泛,爱好京剧和民间戏曲。艺术上慕唐宋画风,又受民间壁画及民间戏曲艺术影响。长于历史人物画。1962年曾赴云南西双版纳写生,绘人物肖像和云南风光多幅。《荀灌娘突围救父》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其他传世作品有《画龙点睛》、《吹箫引凤》等。所绘人物画编为《荣宝斋画谱》

  


     早年在灵怀阁镜汀先生曾让我看几幅旧照,中有一幅印象深刻,是三人野外合影,当中略高者着长袍的中年人是镜汀先生,另一位中等身材,背头锃亮,西服革履,有些绅士风度,此乃著名人物画家吴光宇先生,时年正值中年。另一位略矮,留平头戴着墨镜,穿皮夹克,双手插兜,左脚略前伸,脸型略方的先生是徐燕孙,吴先生指着此人说:“你看徐燕孙像个土匪,哈哈......”。我与徐先生无缘相见,但就是这位“像个土匪”的画坛前辈铸就了现代画坛颇具影响力的人物画大家吴光宇先生。

    光宇先生是镜汀先生的弟弟,他排行老四,镜汀排行老三,画界称三先生、四先生,他们的大哥吴寿曾先生是京城名中医、著名书家,前门外月盛斋匾额即寿曾老先生的手笔,他早于上世纪中叶即去世了,故早已少为人知矣。

    光宇先生与镜汀先生兄弟情深,酷爱书画,其父初时意欲子承家业,吴氏家族乾隆年间迁居京城,经营天汇药栈起家,祖籍浙江山阴,众所周知,天下第一行书,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曾诞生于此地。浙江山阴人杰地灵,无论是文化还是商业都十分发达,而兄弟俩人无意经商,均志在书画。后来金城先生亲临吴宅与老人说项,取得老人首肯,光宇先生便与人物大家徐燕孙先生亦师亦友情谊甚笃,中年时即已名满画坛。

    我初见光宇先生是在灵怀阁,光宇去看望三兄镜汀,两位老人鬓发皆白,相貌相近,只是光宇先生略矮些,其实那时他们并不很老,镜汀先生还不到六十,那时的人显老而已。光宇先生住的老宅在打磨厂胡同内乐家胡同,是我去琉璃厂或灵怀阁的必经之路,那时全是步行,所以有时就去光宇先生宅坐坐,看看画,聊聊天儿。先生丈二匹巨制《画龙点睛》、《斩蛟》、《吹箫引凤》等精品大画,在那里得以拜观,聆听教诲,研读先生深厚笔墨功力,受益匪浅。今日忆起恍如昨日,乃为精神享受也。那时周思聪、卢沉都是光宇先生的研究生,晚年名声大噪的何镜涵也曾受教于光宇先生门下,后已少为人知,而我尚铭记这段师生之缘。

    记得在庚戊年春节,我和几位画友有幸在灵怀阁与三先生、四先生和三师母共度佳节,一起聚餐,那时吃的很简单,物质匮乏,囊中羞涩,主菜就是炖肉,酒是先生晚年引用的黄酒,大家很高兴,那时正在十年浩劫中的平安年,疾风暴雨稍缓,在夹缝中一聚而已,但那时候在家中能有几个青年陪老人乐一乐亦属难得呀。两位老人边吃边聊,我们旁坐聆听,时而也相机插话,光宇先生说:“三哥,您耳聋,您到得福了,他们开会时说什么您也听不清,还少生点儿气。我不行啊,全听得见,又不许你说话,您看咱们那位学生一到画院就查我的饭盒,一看是素菜还好,那天我带的有点儿肉菜,人家立刻就批我是反动权威,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实在可气呀”我们听得朦胧,不知就里,也不便深问,只好劝说几句换个话题。今忆此情景真是五味杂陈一言难尽。那是光宇先生最后的一个春节,时年岁暮他就去世了。光宇先生与其师徐燕孙行年相近,都享年六十出头,光宇先生后来在即将辞世前的行为举止有些征象,至今忆起令人有些不解。记得他十月份买了一张月票,当时他早已病休在家,老人买了月票到亲朋友人处拜访晤面,天已深秋,他哮喘咳嗽甚剧,他曾语我,“你看我天冷不穿皮袄,是冷,穿皮袄又太沉,走不动”,那时还没有羽绒服,一般都是棉大衣,皮袄算高档了。后来听师母说光宇来灵怀阁已是下午了,镜汀午休方起,两位老人叙旧,他们都吸烟,光宇先生的烟两次掉落在地上,镜汀先生给他拾起两次。天渐黄昏,镜汀催他回家,怕他受凉,老年弟兄相互关爱,可光宇像有些微嗔,光宇走后,镜汀先生大哭了一场,那竟是他们的最后一晤,听此情景,我当时虽年轻也感到一种悲凉之气袭上心头。兄弟情深,已到暮年,时无重至,华不再扬,令人唏嘘呀!

不久光宇先生故去,我竟一直未敢告知镜汀,不料,两年后镜汀、光宇在另一个世界居首矣。为光宇先生送行的除家属外,画院革委会来了几个人,据说为首的委员早先是竟是画院的一位工友,先生身后寂寞之境与燕孙先生大致相同,比之于今日他们命运何其不幸,然而他们又是幸运的,他们坚守了艺术家的底线、坚守了做人的原则、坚守了纯正而高雅的画风,对人生当之无愧。先生坚静纯粹未被浮躁尘嚣所扰的精神至今仍然是我心仪的榜样,愿先生的精神随着画作长存吧。

 

                          2014.4.19日于 绿茜堂

 




【首页】  【返回】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十一号二层1358号  电话:010-8868 2121  QQ:1024613974 Email: jijuzhe1973@126.com
版权所有:北京市石篆居画廊有限公司 京ICP备 1401960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