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北京石篆居画廊!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画廊展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画廊展厅 >> 浏览文章
路加福音节选
浏览次数:26052次 更新时间:2014-09-15 11:11:53

                      2500¥

                                      尺寸:





意态挥洒的晋人风骨意态挥洒的晋人风骨



灰色是李文进童年里的烙印,唯一能为他童年里的记忆增加一抹亮色的就是人们总夸我字写得好。如今生活在笔歌墨舞的世界中的我懂得了“墨”作为黑色却使他在挥舞的笔墨中发现李文进的人生的亮光来,于是光就照亮了李文进一个艺术的人生。一个使他生活在敬畏光的人生中感悟出书法与人生的道理,那就是乐学、谦谨而不刻板、求真务实的处世观。

 

李文进并没有想到儿时的书法爱好如今却成了他的职业。当然,在人们普遍的观念中,一个男人将书法作为谋生的唯一手段,一定有着超乎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是的!在寻常人眼里他就好比是一道风景——阳春白雪。阳春白雪虽然美丽却将注定会很快消失,其美丽的背后有种不识时务的感觉。他也曾想过找一份工作,却发现了自身的一个大问题,那就是他不具备现代化办公的工作的能力,也无其他的谋生能力,感伤之余才发现,当人们都在拼命地学习各种工作技能时他却在家中闭门造车式的苦练书法。当人们在职场工作时好似如鱼得水般自由时他才明白,原来他把生活中的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书法,却将自己的生活弄得饥一顿饱一顿地,活像个文弱的乞丐,难道他为之付出的书法就不能回报他的生活?

书法成了李文进唯一的技能和职业,也正因为这种唯一性才使他在书法创作上更加安沉静。心无杂念地追求晋唐宋元书法之高古的境界。尤其是他在对于王羲之、米芾的书风临习上所领悟到的神韵是外人无法得知的一种快乐。也正是源于这种快乐便坚定了他立志不做媚俗之子。为要得魏晋风骨、逸少之魂和南宫之气,李文进说:“面对物欲横流的世俗价值观,我更加义无反顾,从此。我的书法艺术走上了一条与先贤古法对话的寂寞之路。我知道这种寂寞的滋味不是“曲高和寡”,便是知音难觅……”。因为大众的审美能力只局限于其个体的主观上的好看,如画,因其颜色丰富,人们多买来悬挂厅堂,然书法家的作品权当着补壁之用。于是书法便成了“杨花榆荚无才思,飞入平常百姓家”一样平庸,倒也应了书协所提倡的“书法进万家”的客观事实。

很多人走进李文进的石篆居工作室,总是要将他的作品一件一件地“品尝”一遍。有的怀着一种留恋的心情走了、有的怀着一种不须此行的满足感走啦、也有的大多成了李文进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比起那些对他的作品无动于衷的匆匆过客,因李文进的书法感动过并和他成为朋友的总是乐于帮助李文进的知交。李文进不知道朋友们为什么喜欢他的字,有一天,李文进对我说:“但凡走近我的朋友都是因我的字才认识我的。我亲身经历过很多次游客问我“李文进是谁”,这样的话,当我告诉他们我的身份时他们很是吃惊……”。也许人们在这个充满浮躁、腐朽之风气的社会中发现了李文进的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沉静之气的缘由吧,使他们可以为之得到心的宽慰。

我从欣赏李文进的书法作品的人们的眼神里看到了李文进的成绩。我很欣赏他在书风的追求上更加主张走神采、形质兼之的道路,并且肯定他坚守自己帖学的原则。如果世人坚持碑帖结合的二元路线不变,甚至已经将其视为主流书风,那么,李文进依旧是集百家帖学之精华不动,他把这称之为自己的书法艺术一元化路线。人们都说笔墨当随时代,他却认为人们有种跟风的嫌疑。夸大了笔墨当随时代的概念。我不否认碑帖结合的好处,但我总以为作为有思想的书法家一定不是随波逐流的,他一定有着自己所坚持的东西并为之付出的精神力量。很多人把中书协会员证看得很重,于是书法与证书主次颠倒、舍本求末,放弃对书法艺术古法的追求,转而跟风学浮躁(狂怪的流行书风)。这是我一直不能接受的价值观。

王羲之曾说:“凡书贵在沉静”。沉则生静,静则万物观。在创作过程中可以进入“使心忘于手,手忘于书,心手达情”的最高境界(张怀瓘)。

说到境界,必定是以二王为代表的魏晋风流也就是以帖学为主线的书风。阮元在《北碑南帖论》里说“短笺长卷,意态挥洒,则帖善其长。界格方严,法书深刻,则碑据其胜”。我们从这两句话中可见帖和碑的南北差距可谓一正一反。意态挥洒乃见于南帖,界格方严乃见于北碑。影响中国书法几千年的二王何见其碑书?阮元接着说:“羲之隶书,世间未见矣”。“王献之特精行楷(行书),不可隶篆”。因此,李文进在权衡自己书法发展前途之时选择了帖学,是因为李文进生性放荡不羁,故若挥洒自如恐怕还是短笺长卷易于发挥其性情也,生性自由惯了的李文进岂能在界格方严里度日?但他也不情愿在两者之间走平衡木,索性意态挥洒,永葆“南”人情怀。然而张怀瓘强调学书之人“若顺其性,得其法,则何工不克,何业不成”。张公此语意为书风无论南帖北碑,还是碑帖结合,但顺其本性,要得其法,且持之以恒都将获得成功,选择何种书风都将由本性决定。切莫将己所欲,强施于人。天下书法不可独尊一家之法也。

2014-3-10晚  圣堂

 

 

更多精彩内容:http://blog.sina.com.cn/liwenjinshufa

联系人,李先生:13161376350  |  010 88682121

 

 

灰色是李文进童年里的烙印,唯一能为他童年里的记忆增加一抹亮色的就是人们总夸我字写得好。如今生活在笔歌墨舞的世界中的我懂得了“墨”作为黑色却使他在挥舞的笔墨中发现李文进的人生的亮光来,于是光就照亮了李文进一个艺术的人生。一个使他生活在敬畏光的人生中感悟出书法与人生的道理,那就是乐学、谦谨而不刻板、求真务实的处世观。

李文进并没有想到儿时的书法爱好如今却成了他的职业。当然,在人们普遍的观念中,一个男人将书法作为谋生的唯一手段,一定有着超乎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是的!在寻常人眼里他就好比是一道风景——阳春白雪。阳春白雪虽然美丽却将注定会很快消失,其美丽的背后有种不识时务的感觉。他也曾想过找一份工作,却发现了自身的一个大问题,那就是他不具备现代化办公的工作的能力,也无其他的谋生能力,感伤之余才发现,当人们都在拼命地学习各种工作技能时他却在家中闭门造车式的苦练书法。当人们在职场工作时好似如鱼得水般自由时他才明白,原来他把生活中的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书法,却将自己的生活弄得饥一顿饱一顿地,活像个文弱的乞丐,难道他为之付出的书法就不能回报他的生活?

书法成了李文进唯一的技能和职业,也正因为这种唯一性才使他在书法创作上更加安沉静。心无杂念地追求晋唐宋元书法之高古的境界。尤其是他在对于王羲之、米芾的书风临习上所领悟到的神韵是外人无法得知的一种快乐。也正是源于这种快乐便坚定了他立志不做媚俗之子。为要得魏晋风骨、逸少之魂和南宫之气,李文进说:“面对物欲横流的世俗价值观,我更加义无反顾,从此。我的书法艺术走上了一条与先贤古法对话的寂寞之路。我知道这种寂寞的滋味不是“曲高和寡”,便是知音难觅……”。因为大众的审美能力只局限于其个体的主观上的好看,如画,因其颜色丰富,人们多买来悬挂厅堂,然书法家的作品权当着补壁之用。于是书法便成了“杨花榆荚无才思,飞入平常百姓家”一样平庸,倒也应了书协所提倡的“书法进万家”的客观事实。

很多人走进李文进的石篆居工作室,总是要将他的作品一件一件地“品尝”一遍。有的怀着一种留恋的心情走了、有的怀着一种不须此行的满足感走啦、也有的大多成了李文进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比起那些对他的作品无动于衷的匆匆过客,因李文进的书法感动过并和他成为朋友的总是乐于帮助李文进的知交。李文进不知道朋友们为什么喜欢他的字,有一天,李文进对我说:“但凡走近我的朋友都是因我的字才认识我的。我亲身经历过很多次游客问我“李文进是谁”,这样的话,当我告诉他们我的身份时他们很是吃惊……”。也许人们在这个充满浮躁、腐朽之风气的社会中发现了李文进的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沉静之气的缘由吧,使他们可以为之得到心的宽慰。

我从欣赏李文进的书法作品的人们的眼神里看到了李文进的成绩。我很欣赏他在书风的追求上更加主张走神采、形质兼之的道路,并且肯定他坚守自己帖学的原则。如果世人坚持碑帖结合的二元路线不变,甚至已经将其视为主流书风,那么,李文进依旧是集百家帖学之精华不动,他把这称之为自己的书法艺术一元化路线。人们都说笔墨当随时代,他却认为人们有种跟风的嫌疑。夸大了笔墨当随时代的概念。我不否认碑帖结合的好处,但我总以为作为有思想的书法家一定不是随波逐流的,他一定有着自己所坚持的东西并为之付出的精神力量。很多人把中书协会员证看得很重,于是书法与证书主次颠倒、舍本求末,放弃对书法艺术古法的追求,转而跟风学浮躁(狂怪的流行书风)。这是我一直不能接受的价值观。

王羲之曾说:“凡书贵在沉静”。沉则生静,静则万物观。在创作过程中可以进入“使心忘于手,手忘于书,心手达情”的最高境界(张怀瓘)。

说到境界,必定是以二王为代表的魏晋风流也就是以帖学为主线的书风。阮元在《北碑南帖论》里说“短笺长卷,意态挥洒,则帖善其长。界格方严,法书深刻,则碑据其胜”。我们从这两句话中可见帖和碑的南北差距可谓一正一反。意态挥洒乃见于南帖,界格方严乃见于北碑。影响中国书法几千年的二王何见其碑书?阮元接着说:“羲之隶书,世间未见矣”。“王献之特精行楷(行书),不可隶篆”。因此,李文进在权衡自己书法发展前途之时选择了帖学,是因为李文进生性放荡不羁,故若挥洒自如恐怕还是短笺长卷易于发挥其性情也,生性自由惯了的李文进岂能在界格方严里度日?但他也不情愿在两者之间走平衡木,索性意态挥洒,永葆“南”人情怀。然而张怀瓘强调学书之人“若顺其性,得其法,则何工不克,何业不成”。张公此语意为书风无论南帖北碑,还是碑帖结合,但顺其本性,要得其法,且持之以恒都将获得成功,选择何种书风都将由本性决定。切莫将己所欲,强施于人。天下书法不可独尊一家之法也。

2014-3-10晚  圣堂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十一号二层1358号  电话:010-8868 2121  QQ:1024613974 Email: jijuzhe1973@126.com
版权所有:北京市石篆居画廊有限公司 京ICP备 1401960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